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福耀玻璃美国办厂 除了成本还有补贴!_6

未知 2019-07-06 11:40

今年下半年经济学界的一个热点是北京大学两位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张维迎引发的关于产业政策的讨论。林毅夫强调产业政策的必要性,认为经济发展成功的国家都有产业政策,因此问题不是要不要产业政策,而是如何提高政府产业政策的成功率。与他的观点相反,张维迎是产业政策的坚定反对者,他认为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创新和所有新产业的出现都是不可预见的,政府不应该给任何企业、行业任何特殊的政策,而是应当发挥企业家精神。

笔者以为,现在中国的产业政策的确管的过多、过细,政策力度过大,存在各种与市场经济和发展阶段不适应的地方,应该减少产业政策对市场的干预,更多地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但同时也不能把产业政策一棍子打死,特别是对于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来说,产业政策有它独特的作用。事实表明,不仅在中国,产业政策在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也有着广泛的使用。

近日,关于福耀玻璃老板曹德旺在美国建厂的报道在朋友圈刷屏,大多数分析只注意到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正在丧失的问题,笔者今天要说的是,从福耀玻璃美国办厂可以看到,即使在美国这个科技最发达、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产业政策仍然存在,而且是具有选择性的补贴和税收政策。

福耀玻璃美国办厂 除了成本还有补贴!

根据报道,福耀玻璃10月7日投产的福耀玻璃莫瑞恩工厂原址曾是通用汽车的工厂,2008年金融危机后,通用关闭了这座工厂,此后一直闲置,直到2014年3月被福耀买下。这座工厂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面积18万平方米,整个厂区占地面积675亩里,主要生产汽车前挡玻璃、后挡玻璃、门窗玻璃以及天窗等汽车配套玻璃,具备450万套配套产品和400万片配件产品的生产能力,雇佣当地工人2000多名。曹德旺说:“我买这个厂房花了1500万美元,改造用了1500万美元,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渠道补贴我3000多万美元,所以我购买厂房基本上没花钱。”此外,在总统大选期间,曹德旺甚至拿到了更多的优惠承诺。《华盛顿邮报》指出,包括特朗普在总统预选中的对手约翰·凯西克(John Kasich,共和党)州长在内的州政府官员向福耀承诺提供超过1千万美元的拨款和激励,成为有记录以来最高水平的激励措施之一。可以看到,福耀玻璃莫瑞恩工厂不但获得来自州政府的3000万美元补贴,还有其他方面的经济激励。

事实上,美国各州为鼓励企业留在本州、在本州新增投资以及从国外或其他州迁入,推出了针对财产税、收入税、企业库存税、消费税、零售税、企业特许税等一系列税收减免政策。例如,为了吸引特斯拉投资50亿美元、预计提供3000个建筑施工岗位以及6500个工厂岗位的超级电池工厂,内华达州将在未来二十年为特斯拉提供13亿美元的税收优惠以及其他激励措施;阿拉巴马州通过“2011阿拉巴马关税补贴法案”,对符合在本州直接投资超过1亿美元、创造超过100个就业岗位等相关条件的外资企业,可以获得政府的税收减免来对冲他们在美国海关遭受的反倾销税损失;新泽西州为了鼓励商业机构能留在该州或从其他地区迁入,最多每个项目可获得3亿美元的税收减免;南卡莱罗那州为抵消与搬迁或扩大公司总部设施有关的成本,对运营最初5年的总部运营设施或直接租赁成本实际比例的20%在公司收入税、特许税中给予抵扣;加利福尼亚州对特定生物技术制造业和研发设备购买给予消费和使用税的部分免除,对先进制造商以及可替代能源和先进运输产品、部件和系统的制造商提供销售和使用税豁免。

当然,美国地方政府给予企业提供的各种优惠受到法律的阉割限制,需要按照明确的适用范围和幅度,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特定激励政策的资格审核与实施。同时,美国国内也不乏对地方政府为吸引制造业投资而采取的产业政策的担忧和质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