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哈市“补课一条街”:万元起步不封顶,一天辗转几个班

未知 2019-03-14 14:57

  对于家长而言,寒假的到来,意味着又一轮补习班烧钱的开始。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各种辅导班和兴趣班就成为了孩子们的第二课堂。哈尔滨一家网站调查显示: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段期间主要是以各类兴趣班为主;小学高年级段和初高中阶段以文化课辅导班为主。许多家长慨叹:补课费是万元起步,上不封顶三月工资撑不住孩子的一个假期。虽然教育部门采取多项措施,减轻学生校外课业负担,降温补课热,然而各类培训机构在假期里依旧热闹红火。

  现象:

  假期,校外培训机构火爆

  虽然是寒假,但哈尔滨市一些路段的交通状况并没有太大改观:在南岗商圈附近,依旧总堵车;在哈工大附近的耀景街、公司街一带,也是车满为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孩子们并没有休息,而是被家长带着奔波在各个培训机构之间。

  19日,记者在复兴街上看到,由于这条街上有几家大型培训机构,原本的双车道只剩下一条,外侧车道完全成了停车场。一辆辆等候在路边的私家车上,背书包、戴眼镜的学生们行色匆匆,出入于各个课外班。

  在哈尔滨南岗区的东西大直街上驻扎着大大小小数十家培训机构,上百间教室,几百张课桌。而假期里,这里依旧就像一架超速运转的快车,快得让人喘不过气。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段期间主要是以各类兴趣班为主;小学高年级段和初高中阶段以文化课辅导班为主。每一门课外培训的背后,都是一张不菲的账单。

  一位小学二年级的家长坦言:奥数、钢琴、舞蹈、机器人、英语这些课程假期里几乎是天天上课,除了钢琴课,其他上的都是上百人的大课,每堂课费用最便宜的也都在百元以上,一个假期花费万元只是个起步价。

  哈尔滨一家网站最新调查显示,初中家长在补课上花费1万-2万的最多,占比为19.7%;其次是2万~3万的家长,占比为17.2%;4万~5万的家长占比12%,3万~4万的家长占比10.9%;费用在5万~10万的家长占到10.7%;补课费达到10万以上的家长占3.8%。

  据了解,钱上的支出,还只是给家长面对的压力之一,各种补课班往往在不同的地点,都需要家长接送。机器人、舞蹈课在南岗哈工大附近、英语班在道里友谊路、奥数课在香坊乐松,我是全职太太,假期就拉着孩子天天上课了。那位二年级的孩子家长无奈地说。

  博弈:

  家长通宵排队抢名师

  在哈尔滨,家长通宵排队给孩子报哈尔滨市少年宫特长班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少年宫的金字招牌,师资正规,价格便宜让家长趋之若鹜也情有可原。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培训机构的名师也是自带光环,XX奥数班为了让孩子在200多名学生中,能坐在前几排的位置,家长凌晨就在校外排队。XX几何学校孩子需要通过考试才能上名师的班。一些培训机构,甚至要求连报五科的中学生才有优先交费选座权,如果只是在那家培训机会学习一两科,只能坐在后面。

  游走在各培训机会之间,你会发现,通常每个牛娃的背后都有一个开挂的妈。她们除了照料孩子日常的生活起居,还要熟悉孩子每一门功课的知识体系、考点难点。培训机构超百人的大课堂,旁边教室的闭路电视,通常会直播老师的授课内容,很多母亲会和娃一同听课、记笔记,回家后带孩子一起复习,或是讲解孩子上课未能听懂的内容。妈妈帮不仅是一帮陪读的家长,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超级能手,大到哪个培训学校老师有名哪个老师教的学生数学得了满分,小到陪着背英语单词,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采访中,一位母亲说,她原本和爱人在广州开饭店,但上初中的儿子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儿子上初三了,她索性回哈尔滨做了全职太太。不仅周末有语、数、外、物、化全科的补课班,每天晚上六点放学以后还有专门的写作业辅导班,儿子在培训学校写作业,她负责帮娃整理错题,每天晚上10点以后她开车回家,这次期末儿子首次冲进了全学年前200名,母亲在欣喜的同时,还有遗憾,英语还是没到80分,语文也太差,假期除了大班课,我还请了一对一的家教,有针对性地补课。

  专家:

  中国教育的剧场效应:家长苦孩子累

  针对愈演愈烈的补课现象,记者联系了黑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曲文勇,他笑称自己的小孙女也是补课的受害者。原来,他和老伴寒假想带孙女去海南玩,结果9岁的小孙女被安排了奥数、英语、钢琴、珠心算多项补课内容,根本没时间去海南玩。

  曲教授认为,家长都有从众心理,就是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上各种补课班自己家孩子也得上,否则就会各种担心,比如怕自家孩子落后,怕成绩不好被人瞧不起、怕孩子没有自信心等等。家长盲目跟风,一些教育机构也大肆渲染这种情绪: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也是造成现在假期补课盛行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他看来,这种中国教育的剧场效应,其结果是家长越来越苦孩子越来越累。据了解,剧场效应最早是由法国教育家卢梭提出:一个剧场,大家都在看戏。每个人都有座位,大家都能看到演员的演出。忽然,有一个观众站起来看戏,周围的人为了看到演出,也被迫站起来看戏。最后全场的观众都从坐着看戏变成了站着看戏。而剧场效应正在中国教育泛滥成灾。回顾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学校,那时社会上几乎没有补习班这种东西存在。课余男生上树掏鸟窝,女生跳皮筋做手工。突然,有同学利用周末时间补课或上补习班,短时间内提升了自己的成绩排名,引发了其他家长的效仿。然后竞争愈演愈烈,别人上补习班成绩提升了,你不上补习班就相对落后。班里几乎所有同学都上了补习班。结果大家的成绩排序又回到了起始状态。不同点在于,家长们的经济负担更沉重了,孩子们的童年更加悲催了。

  这其中,孩子们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他们本不必写这么多作业,上这么多补习班,熬这么多夜可现在他们如此辛苦,得到的不过是和原来几乎一样的结果。在被如此单调机械枯燥的约束十几年后,他们离开学校时,往往对读书这件事充满了厌倦。

  同时,家长们钱包被掏空了,身体被榨干了,亲子关系被破坏了。成功者永远是少数,大多数家长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希望也陆续破灭。对学生来说,学习、分数固然重要,但只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一个人心智的成熟,远比成绩更重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