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明星 > 正文

历史上代价最惨痛的一次农民起义,领导人物无一例外被处以凌迟

未知 2019-05-15 09:50

从古至今,中国大概是世界各国中发生农民起义次数最多的一个国家。据统计,从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开始,较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就有43次!

不过造反的代价也极大,成了是开国皇帝,输了就是反贼,轻则人头落地,重的要株连九族。 历朝历代起义失败的多,赢的少,要说结局最惨的,排名第一的大概非太平天国莫属。

太平天国夺去满清半壁江山,太平军杀满人也毫不留情,十年内战中前后被杀死的满人可以说不下数十万之众。正因为如此,满清对所获太平军战俘不分首从,一律处以极刑。

早在起义之初,满清哪怕是对太平军成员也毫不留情。

1851年10月3日,钦差大臣赛尚阿奏报,“长发逆匪沈承章”在广西藤县华锦村被即凌迟处死。1852年1月14日,湖南宜章县义军女将王萧氏被凌迟处死,后又“剉尸戳尸”枭示。1853年11月,福建小刀会首领黄德美、黄光著、黄光扬在厦门被“凌迟斩枭”。1853年12月3日,上海小刀会首领李咸池在福建龙溪县石码镇被凌迟处死,传首示众。1856年9月18日,江南提督和春、都统麟瑞攻陷安徽庐江县后,一次就凌迟180多名太平天国战俘,刑场上哭喊连连,惨不忍睹。

至于太平天国的领导阶层,更是无一例外的被处以残酷的凌迟之刑。

洪秀全在金田起义之初,连他自己在内,一共只有六个王,即“永安六王”:天王洪秀全、东王杨秀清、南王冯云山、西王萧朝贵、北王韦昌辉以及翼王石达开。六个人当中,冯云山在湘江渡口被伏击身死,萧朝贵病死,杨秀清韦昌辉死于1856年天京内讧,洪秀全本人在1864年南京被攻破前自杀身亡。

“永安六王”中唯一被满清擒获的翼王:石达开。

1862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在大渡河兵败,向四川总督骆秉章投诚,清廷传旨将石达开不必押送北京,在四川就地处以凌迟之刑。

1863年6月25日,石达开等人被押解到成都府受审,成都将军崇宝、总督骆秉章偕各官员一同坐在督署大堂上会审。石达开词气不亢不卑,不作摇尾乞怜之语,令主审官崇宝哑口无言。骆秉章说:“今日就戮,为汝想,亦殊值得。计起事以来,蹂躏数省,我方封疆大吏,死汝手者三人。今以一死完结,抑何所恨”。石达开笑着回答:“俗话说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今生你杀我,安知来世我不杀汝耶”。

行刑之日,清廷设三拜垫于公堂下,石达开等三人头戴黄缎巾,身穿黄缎褂,脚穿黄缎靴,只有石达开的黄缎巾上,另绣五色花。随即被绑赴市曹,石达开从台阶上拾级而下时,脚步略缓,两将左右侍立,说:“仍请主帅前行”,石达开始放步先行。行刑地点在成都北校场,“三人自就绑至刑场,均神气湛然,无一毫畏缩态。且系以凌迟极刑处死,至死均默默无声,真奇男子也!”(周洵《蜀海丛谈》)

成都春熙路 石达开受刑处

四川布政使刘蓉说,“枭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而词句不亢不卑,不作摇尾乞怜语。……临刑之际,神色怡然,实丑类之最悍者。” 总督府幕僚黄彭年致唐友耕函感慨:“此贼举止甚稳,语言气概,不亢不卑,寓坚强于和婉之中。方其就死,纳履从容,若是我大清忠臣如此死法,叙入史传,岂不炳耀千载?如此人不为朝臣用,反使为贼,谁之过欤?”

石达开本来可以不用受此酷刑,他曾打算“妖来背水一战,幸而胜则图前进,不胜则主臣赴彼清流,断不受斧钺辱”,但后来改变主意和清军谈判,那是为了“救全残众”,“虽斧钺之交加,死亦无伤;任身首之分裂,义亦无辱。”

可惜的是,清廷言而无信,并未因为石达开主动投降而放过他的军队,而是在大渡河畔将数千名太平军全部杀死。石达开倘若地下有知,肯定会后悔当初投降的决定。

史上最年幼也是唯一被凌迟处死的皇帝:幼天王洪天福贵。

洪秀全死后,他的长子洪天贵福继承王位,被称为幼天王。1864年7月天京被攻克后,洪天贵福仓皇出逃, 10月25日幼天王被俘,11月18日被沈葆桢下令凌迟处死于南昌。

可悲的是,洪天贵福在十多年的人生中,连宫门都未曾出过一步。最后被抓后,还幻想满清能够饶他不死,表示回家好好读书考取秀才,再也不干违法乱纪的事。可是像他这样的身份,满清根本就不可能放过他。

江西巡抚沈葆桢上奏称:“黄口小儿,无足介意,惟洪秀全窃号十有余岁,流毒十有余省,遗孽犹在,则神奸巨憝倚其名号,足以挥召群凶。”

洪天贵福出生于清道光二十九年,被俘时16岁,大概可以算是中国历史上被处以凌迟之刑中最年轻的一位。

16岁即遭凌迟之刑的洪天福贵

最早被凌迟处死的两王:林凤祥、李开芳。

1853年5月,太平天国组织北伐,任命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等为北伐主将,率精兵2万余人从扬州誓师北伐,年底兵锋直抵杨柳青,直逼天津。由于没有援兵接济, 1855年2月,孤军奋战的林凤祥,李开芳先后被俘,相继被押解到北京凌迟处死。

林凤祥是最早参加金田起义的成员之一,曾经担任御林侍卫,据称当日行刑时(凌迟)林凤祥毫无惧色,“刀所及处,眼光犹视之,终未尝出一声”,时年三十一岁。清人李桓《宝常斋丛稿》中也记载,林凤祥行刑时“命刽子手十六人,各持木柄小铁抓,四面环锄,顷刻间自顶至踵,肉筋俱尽,仅余骨骼”,而且因为现场惨烈,致有观者惊吓而死。

3个月后,李开芳在冯官屯被清军抓获,随后押赴北京。1855年6月11日,于北京被凌迟处死。时人形容,行刑时,李开芳昂首四顾,“已被数刀,犹能仰首张望”。

林凤祥,李开芳,胡以晃,黄文金,罗大纲等5人被称为太平军五虎将,功劳仅仅次于早期五王。死后,林凤祥被追封为求王,李开芳被追封为请王。

林凤祥和李开芳两员猛将死于得不偿失的北伐,实在是太平天国初期一大损失。

被凌迟处死的太平天国最年轻统帅:陈玉成。

英王陈玉成,广西贵县人,他是太平天国最年轻的统帅, 满清的老对手们给了他这样评价:“凶悍为诸贼冠”(冯子材语);“自汉唐以来之悍者”(曾国藩语);“近世罕有其匹”(胡林翼语)。

1862年5月15日,陈玉成自安徽庐州到寿州,为练匪苗沛霖所诱擒,解赴钦差大臣胜保军营。1862年6月4日,英王陈玉成在河南延津西教场地面被凌迟处死,年仅二十六岁。当时人记录了他赴刑场的情景:“人见其身穿兰纱袍,而不系带,头束黑绸而下垂,足穿黄绫鞋。”(龚淦《耕余琐闻》)

在尖刀凌迟下,陈玉成“颜色不变,屹立受刑,肉尽而尸不仆。”(《啁啾漫记》)清廷随即枭取首级,由总兵博崇武径解李续宜军营,转送楚皖各营悬示。

凌迟而面不改色,视死如归。壮哉!英王陈玉成!

最为夸张的一次凌迟处死:父子三人同日受刑。

1860年被封为沃王的捻军主帅张乐行,1862年2月,张乐行被叛徒出卖,押送至僧格林沁大营,并在亳州义门集之周家营被处以磔刑。龚淦的《耕余琐闻》记录了行刑过程:“行刑时,脱尽衣服,绑于木桩,片割其肉,撩掷空中,经一时始尽,唯留头面,以欲传首示众也。血肉淋漓之际,口吐白沫,犹能一开其眼。”作者感慨道:“痛苦若不知,贼心之不易,即死如此。”

同日被处以凌迟之刑的还有张乐行的两个儿子,父子三人同日受刑,实在是历史所罕见。

张乐行父子三人死得很惨烈,死得很英勇。

太平天国失败以后领导人被大规模凌迟处死。

1864年7月,以首都天京被湘军攻破为标志,太平天国起义正式失败。一大批封王惨遭清军俘获并被处以凌迟之刑,如镇守无锡的潮王黄子隆,在城破后及其子黄德懋不幸被擒,惨遭“凌迟处死,悬首示众”之酷刑。潮王黄子隆“躯干矮小,狡勇非常,目光炯炯若电,诈称不识字,不多言,亦无供状,临刑时颜色自若。”(华翼纶《锡金团练始末记》)镇守常州府的护王陈坤书失败后被李鸿章下令凌迟处死,枭示常州东门外。祜王蓝成春于1864年11月8日在安徽霍山黑石渡与僧格林沁决战,战败后被叛徒甘怀德、曾学三出卖,缚献僧格林沁营中,遂被凌迟处死,状况惨烈:“寸磔其身,血尽而黄水出。”。

忠王李秀成是太平天国后期的重要领导人,他于天京失陷后被俘。1864年8月7日,忠王于南京被“凌迟处死,首级传示被扰地方,以快人心”,死年四十岁。时人记其就义情景:“无蹙容”,“傍晚赴市,谭(谈)笑自若,复作绝命词十句,…叙其尽忠之意。”(赵烈文《能静居士日记》)。

干王洪仁玕是天王洪秀全族弟, 1864年11月23日在南昌被处以凌迟死刑。临刑前,洪仁玕吟绝命诗明志:“英雄正气存,有如虹辉煌。思量今与昔,忿然挺胸膛。一言临别赠,流露壮思飞。国祚今虽逝,他日必复生。”

此外,还有偕王谭体元,1866年2月12日,左宗棠以“该逆谭体元,于汪海洋死后接统渠目,从逆已十余年,罪大恶极”为由,处以凌迟死刑,枭首嘉应州城外。谭体元是南方太平军最后一位殉国的统帅。从此南方再无太平军踪迹。

遵王赖文光,1868年1月10日,赖文光在扬州被“凌迟处死,传首以徇”,他临刑时说,“古之君子,国败家亡,君辱臣死,大义昭然,今惟死以报国家,以全臣节!”(《赖文光自述》)

太平天国起义

虽然太平天国起义至今有很大争议,但不可否认起义是有着反抗异族统治的民族革命色彩,而且这么多高级将领惨遭凌迟之刑,却都能置生死于度外,保持英雄气节,确实令人敬佩不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