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足球 > 正文

4月11日是“世界帕金森病日”,也许它会跟端起酒杯的手有关系?

未知 2019-04-26 14:36

欧洲帕金森病联合会从1997年开始,将每年的4月11日被确定为“世界帕金森病日”(World Parkinson's Disease Day)。这一天是帕金森病的发现者——英国内科医生詹姆斯·帕金森博士的生日。

帕金森病(PD)是一种常见的神经功能障碍疾病,主要影响中老年人,多在60岁以后发病。其症状表现为静止时手、头或嘴不自主地震颤,肌肉僵直、运动缓慢以及姿势平衡障碍等,导致生活不能自理。最早系统描述这种疾病的是英国内科医生詹姆斯·帕金森博士。

在做调查过程中,我们注意到那些患有PD的老人,在年轻时大多爱喝酒。有些人是出于工作应酬需要,有些人则是本身就好喝两口,每顿饭都得就着酒才能算吃饭。以往的研究表明,无论是针对PD或AD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MIND饮食(Mediterranean-DASH Intervention for Neurodegenerative Delay,MIND),还是经典的地中海模式都推荐在日常饮食中喝点葡萄酒。一些研究发现,少量和适度饮酒能预防AD,而另一些研究发现酗酒会增加AD的风险。这就奇怪了,研究人员也太不靠谱了,专家们一会儿说喝酒好,一会儿又说喝酒不好,到底喝酒好不好呢?规律、适度饮酒有利健康?

2017年12月,一项来自美国的研究显示喝酒更长寿,而且患AD的几率更低。这项研究规模可不小,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的研究人员统计了长达29年的数据,他们根据参与调查的人能不能活到85岁,是不是做过认知健康测试两条标准筛选出了1344个样本,其中157人不喝酒,其他的人都多少会喝一些酒。29年中,有546人没能活到85岁就去世了;剩下活到85岁的人中,有353人出现AD症状, 另外546人则很健康。通过分析这些人的饮酒情况,结果发现,与不饮酒的中老年人相比,每天有规律、适度饮酒的人活到85岁的比例更高一些,且到85岁后认知能力受损的人比例更低。

这样看来,似乎规律、适度饮酒确实有利于老人健康。然而,这项研究也存在偏差,他们统计的人基本上都是中产以上水平,有钱的白人,学历还很高,大部分人是大学以上学历。在美国,中产阶层生活品质相当高了,喝的酒不会差,相比穷人,他们喝的酒档次要高不少。另外,参与调查的人中爱喝酒的人生活还更有规律,自制力强,他们可能同时还具有良好的生活和锻炼习惯,不排除这些人除了小酌两口之外,还每天游泳半小时,并且在医疗保险方面的花费也更多。所以,这个研究的结论应该是高学历、高收入的美国人,每天生活规律,心情舒畅,经常喝两口好酒的人可以活的更久,更健康。

所以,这个研究结果可能并不适用于喝白酒的一般工薪阶层,不要认为没事整两杯二锅头也能和他们一样。喝酒本身只是生活方式的一种体现,影响人的健康的因素除了饮酒,还有经济状况、生活习惯、饮食习惯和生活环境。一个天天生活不如意,发愁喝闷酒的人,无论如何健康状况也不会好,况且更多的研究显示喝酒一定伤身。酒精本身已经被列为与黄曲霉毒素、砒霜、烟草和槟榔一样的一级致癌物质。喝酒可导致基因突变,影响造血干细胞

就在美国的这项调查公布后不久,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国际顶尖杂志《自然》上发表了一篇绝对具有震撼力的研究,他们通过动物模型研究发现,酒精和其代谢产物乙醛会对造血干细胞造成显著影响。酒精本身不会引起基因突变,真正危险的是它的代谢产物乙醛。乙醛存在于多种水果中,香味很诱人。喝酒脸红的人就是体内缺乏乙醇脱氢酶,不能把酒精代谢的乙醛进一步代谢为乙酸,于是,过量的乙醛积累在体内引起血管扩张,血液聚集,最终,表现为脸和皮肤发红。在亚洲人中,有一半以上的人缺乏这个酶,所以,亚洲人喝酒脸红的比较多,外国人也把这种喝酒上脸的人称作“亚洲红脸”。

我就属于典型的缺乏乙醇脱氢酶的人,一喝酒就脸红,并且胸口、后背、手掌都是红的。以前,经常有人劝酒时说:喝酒脸红的人最能喝,来干了这杯!我这人嘴笨,不会讨价还价,人家稍微客气几句,我就毫不犹豫的“干了”。在上大学时,我参加同学聚会,吃饭时没少喝醉。后来才知道,实际上这种情况对我的身体伤害很大。乙醛对身体很危险,它们能直接结合DNA,诱发基因突变,引发癌症。所以,现在我已经基本上不再饮酒,知道的朋友也不要再劝我喝酒了,因为,我抵不住劝!

我的几个朋友特别爱喝酒,每到一个地方就想尝尝当地的特色美酒,自己家里也是摆满了各式各样,世界各地的美酒。每次喝酒,他们一定得喝到伶仃大醉才算喝好。我也多次劝阻他们少喝点,实际上根本没有用,只要开喝了,到了一定程度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不由得就喝多了。然后,第二天清醒了,又开始后悔自责。到下次喝酒时,还是记不住,周而复始,直到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喝酒引发癌症,老年痴呆

酒精对人体伤害是累积性的,基因的突变也不是短时间造成的。癌症和其它疾病的发生原因是可以追溯到几年,甚至几十年前的。有研究调查了2008年~2013年,3160万人的住院记录,其中超过110万人被诊断为AD并被纳入研究。结果发现,这些人中有86%的人存在酗酒,其中,大约3%的AD患者是由于酒精引起的大脑损伤,近5%的AD患者存在其它酒精使用障碍。在5.7万例65岁以下早发性痴呆患者中,则有高达39%的病例归因于酒精相关的脑损伤。此外,研究还发现,有6.2%的男性有酒精成瘾,而在患有AD的男性中,这一比例高达16.5%。在女性中,也观察到了类似结果。总体而言,酗酒者患AD的风险是其他人的三倍左右。这一数据分别为1.5%和4%。

2018年初,北京大学的吕筠教授主导了一项囊括了45万人的研究显示,对于那些没有喝烫茶习惯的人而言,如果同时有抽烟、喝酒的习惯,他们患食管癌风险是不抽烟喝酒人的2.47倍,然而,对于那些同时有吸烟、饮酒、喝烫茶习惯的人而言,他们患食管癌的风险,是没有这三个习惯的人的5倍!试想一下,一口烫茶,一口烟,烫茶会烫伤食管,导致消化道黏膜和表皮细胞受损,烟里的致癌物质正好碰到受损的细胞,那还不赶紧干点坏事啊。聊完了天,喝完了茶,吃饭时再喝点酒,受损的食管还没有来得及修复呢,酒精又来了一波致癌伤害,长此以往,得食管癌的几率不大才怪。

所以,同时有吸烟、饮酒、喝烫茶习惯的人需要特别注意了,小心得食管癌!如果实在改不了前两种习惯,至少应该向于谦老师学习一下,不如把喝烫茶改为烫头。

虽然,大多数人都理解喝大酒会导致记忆问题和痴呆症,少量饮酒的影响较小,甚至还能保护大脑。但是,英国牛津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推翻了少量饮酒对大脑有益的观点。即使每天少量饮酒,随着时间推移,日积月累,最终都会损伤大脑并削弱认知功能。

他们跟踪调查了550名健康受试者。自1985年开始,在长达30年里,他们详细记录这些人的酒精摄入和认知表现,并对他们的大脑进行了核磁共振成像检测,评估了脑白质结构和与记忆相关的海马体的状态。他们发现,参与调查的所有人都没有酒精依赖,但大多数都不同程度饮酒。饮酒量更大的受测者通常海马体缩小更多,而右侧大脑受影响更严重。

一般认为右侧大脑控制人对物体空间关系的认知,控制情绪以及对音乐和艺术的欣赏等,海马体主要影响人的记忆力。长期饮酒的人脾气变差,情绪容易失控可能就是由于右侧大脑受酒精影响的原因。

随着年龄增长,有35%不饮酒的人右侧海马体也缩小了,但是相比喝酒的人来说,他们右侧海马体缩小还是比较正常的。对于那些每周酒精摄入140毫升~210毫升的人来说,他们中有65%的人明显缩小,而每周喝300毫升以上的人缩小的比例是77%!也就是说喝酒越多,右侧海马体缩小越多。

为了评估酒精摄入量与大脑认知和记忆能力的关系,他们对受试者进行了词汇流畅度测试,他们让每个人在一分钟内说出尽可能多的以特定字母开头的单词,通过说出的单词数量来评估他们的认知和记忆能力。结果发现,每周喝140毫升的人与每周只喝10毫升以下酒精的人相比,喝酒多的人说出的单词数量减少了14%。也就是说,喝酒越多,认知和记忆能力也越差,即使喝酒的量较少也是一样。肠道菌群爱喝酒?

乙醇实际上是一种能源物质,可以被生物分解为能量,供生物直接利用。有研究发现,酒精摄入会改变肠道菌群的组成。他们分别把没喝过酒的小鼠和喝了酒的小鼠的小肠内容物放在不同培养基上进行培养,结果发现喝酒的小鼠肠道中细菌的数量明显增加,有趣的是,两组之间差异最大的是一种肠杆菌(Enterobacteria),喝酒的小鼠肠道中这种菌的数量几乎是不喝酒小鼠的十倍。

肠杆菌是一种条件致病菌,类似的菌还有大肠杆菌、沙门氏菌和志贺氏菌。除了肠杆菌,肠道中其它菌的数量也随着酒精摄入明显增加,比如肠球菌(Enterococcus)和乳酸菌(Lactobacillus)等。

整体上看,肠道中好氧菌和厌氧菌的数量都能被酒精增殖。这个结果说明,对于肠道微生物来说,它们大部分具有分解酒精的酶,我们喝下的每一口酒有80%会进入肠道,在这里酒精就成了微生物的能源,充足的能源能够帮助它们繁殖。酒精改变肠道菌群构成

酒精对于肠道微生物来说是能源,但是并不是所有肠道微生物都能利用酒精。整体上来说,酒精的摄入会减少肠道有益菌,增加致病菌。有研究发现,酒精肝病患者长期摄入酒精导致肠道内乳酸杆菌、双岐杆菌属、拟杆菌门和厚壁菌门的数量都明显减少,而普氏菌科、变形菌门和放线菌门的数量明显增加。酒精的摄入会导致肠道pH升高,间接促进了变形菌门等肠道病原微生物的过度生长。无论是哪种情况,酒精对健康的影响都是负面的。

有一项实验证实,体内完全无菌的小鼠,大量喝酒后没有观察到肝损伤。但是,当把大量饮酒后的正常小鼠的肠道菌群移植给无菌小鼠后,无菌小鼠的肝脏及肠道就会出现明显的炎症反应。表明肠道菌群是酒精伤肝的主要因素。但是,每个人体内的微生物组成不同,因此,对酒精的反应也不一样。

在人体研究中也发现了类似的现象,每天给酒精肝患者补充干酪乳杆菌,连续吃四周可以明显改善中性粒细胞的吞噬能力,减少机体的炎症水平。神奇的是,即使短期补充益生菌可能也会有用。

有研究发现,给酒精肝患者每天补充两歧双歧杆菌和植物乳杆菌组成的复合益生菌,仅仅连续补充5天就能观察到肠道菌群明显恢复,肝损伤的情况也可以明显好转。目前,还没有明确某种益生菌能消除酒瘾,但是益生菌确实有良好的前景。

益生元是有益菌的食物,肠道中常见的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比较喜欢吃它们,所以,服用益生元后,肠道有益菌会被选择性的刺激生长,数量增加,活性增强,而肠道有害菌则被抑制,最终,益生元调节了肠道菌群的平衡,对宿主产生有益的影响,改善宿主健康。常见的益生元包括:低聚半乳糖、低聚果糖、低聚木糖、菊粉、抗性糊精、抗性淀粉、低聚异麦芽糖等。

益生元被肠道微生物代谢后可以产生短链脂肪酸等有益代谢产物,肠道pH值也会随之降低,肠道中革兰氏阴性菌、变形菌门等病原菌的生长会被抑制,肠道的屏障功能会被增强,同时抗炎能力也被提升。

前面已经介绍过,酒精的摄入会减少肠道有益菌,增加致病菌。因此,补充益生元对酒精引起的肠道微生物损失具有修复作用。有研究表明,补充低聚半乳糖或低聚果糖等益生元后,肠道中具有抗炎作用的柔嫩梭杆菌和双歧杆菌的丰度会增加,而这两种菌在酒精成瘾者肠道中是明显减少的。因此,通过口服益生元的方式,非常有可能能够纠正酗酒者肠道菌群,避免酗酒对身体的伤害,甚至,还有可能从此戒掉酒瘾。

洞察肠菌小心思,呵护人体大健康。

本文节选自《晓肚知肠:肠菌的小心思》,段云峰著,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