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探索 > 正文

女子当了32年黑户 婴宝期被生母遗弃又被两次送人

未知 2019-03-14 14:57

  华商网讯 张欢,迄今为止,她32年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向别人证明她是谁。之所以如此,皆因命运造化弄人,只因是女孩,从私人小诊所出生后便被亲生父母送人,之后又被再次转手送人。

  她无法证实和排除第一养父母曾为一岁的自己办理过户口,她无法说服第二养父母帮助自己办理新户口,她无法提供一切能证明她是谁的证明

  黑户,一个带有贬义的称呼,其背后是无尽的烦恼,出行、择业、就医甚至成了她婚姻的绊脚石。

  我是个没福气的人。

  1月初,西安,雾霾锁城。我是个没福气的人。在准备讲述自己的遭遇之前,张欢低头一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哽咽的说了这句话。

  1986年春天,在西安东郊一个叫田家湾的村子里,一位姓胡的女医生开了一家私人诊所。一天,一位即将临盆的产妇找到这里,告诉医生:自己已有女儿,肚子里的要是男孩就要,要是女孩就帮忙处理了。

  很不幸,被胡医生接生出来的张欢是个女孩。也就是说,她的亲生父母根本没有抚养她长大的打算。

  一个鲜活、健康的婴儿摆在眼前,该怎么办?要怎么处理?想到自己一直想要一个孩子,胡医生决定收养这个被自己亲手接生出来的女婴。

  胡医生的这个决定,对当时的张欢来说,无疑是不幸中的幸运。而胡医生也视张欢如己出,并为她办理了户口。

  但天意弄人,终究事与愿违,在张欢一岁半的时候,胡医生有了身孕,有了自己的孩子。

  做了种种权衡后,胡医生随即将张欢送给了她的一个熟人,也就是张欢现在的养母邓女士。

  我养母当时也在田家湾附近上班,她们关系比较紧密。说起自己出生后的遭遇,张欢坦言,这一切都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听不同的人讲述,并拼凑在一起的信息。

  寄养在养母的娘家,四年级辍学

  其时,养母家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全家常年居住在西安城区。从记事起,张欢就被寄养在长安区太乙宫镇杏元村,也就是养母的娘家,与外婆(养母的妈妈)一起生活。

  张欢的记忆里,她和养母只是名义上的母女,两人的关系常年紧张。她总说我不听话,说我脏,见我一次打一次,有时候知道她要回老家,我都会躲到山上去。回忆年幼时的经历,张欢一边哽咽一边抹泪。甚至因为无人交学费,她小学四年级就不得已辍学。

  10岁左右的孩子辍学能做些什么呢?在村里给别人帮忙,别人给点吃的,吃百家饭。前几年,在外打工的张欢还会时常回老家看外婆,晚上和外婆躺在床上,外婆总是哭哭戚戚。她心疼我,觉得我可怜,但她作为一个农村老太又没有什么能力帮我。在张欢心里,外婆算是她的一个依靠。

  随着年纪的增长,张欢会通过熟人的介绍去一些餐馆打工,也正是在打工期间遇到了现在的男朋友。在两人相识、相知、相恋的这十年,有无数次的机会想去结婚,但均因张欢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未能领证,甚至还因此闹过多次分手。

  现在没有身份证,真是什么都干不了。张欢摇摇头说,不只是乘车、找工作、看病她的电话、微信、银行卡等一系列需要绑定个人信息的信息都用的是男朋友的。

  我的户口在哪?

  按照张欢之前的说法,她年幼时候第一养母胡医生曾为她办理过户口,那现在为何又成了黑户呢?

  据了解,养母邓女士也曾透露,张欢被她抱回家的时候是有户口的,只是她没有将户口随着孩子一起带回,所以她没有再去为张欢办理户口一事。

  但那个户口在哪?到底这个户口存不存在?曾经的第一养母胡医生成了很关键的人物。那这个胡医生又在哪?

  因长期在田家湾开门诊,胡医生的医术得到周边群众的认可。张欢7岁的时候,曾在外婆的带领下去过这个诊所看病,她对胡医生唯一的印象就是,身高大约一米六,留齐肩发,微胖。

  为了户口一事,张欢曾与养母邓女士多次沟通,希望能为自己证明重新办理户口,但从未实现过。张欢成年后也曾去田家湾找过这位第一养母,但村里人都说胡医生已经搬离了村子。

  为此,张欢曾联系过公安机关,希望能为自己办理户口。但张欢只能提供村委会提供的证明,且无法排除她还有另外一个户口的可能。

  目前,长安警方对此事高度重视,已经开始介入调查。(文中均为化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