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最后的文面女”拥抱新生活

未知 2019-10-01 14:50

▲75岁的“文面女”李文仕在编织独龙毯(4月21日摄)。

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伍晓阳、何春好、姚兵

53年前,13岁的独龙族女孩董寸莲忍着剧痛,由婶婶用刺藤在她脸上扎出一个蝴蝶图案。她没有想到,那次文面会改变她的人生。

董寸莲出生在云南贡山县独龙江乡龙元村,是最后一名文面的独龙族女孩,也是目前健在的20余名独龙族“文面女”中最年轻的一个。她今年66岁,其他文面女多在75岁以上。她们被称为“最后的文面女”。

文面,是独龙族特有的习俗。这一习俗历史悠久,原来主要在独龙江乡北部的几个村流行。以前,女孩到十三四岁时,长辈从野外砍来刺藤,也有的用骨针或竹签,沾上泡水的锅灰,按照画好的图案,扎在年轻女孩脸上。等结痂掉落,女孩的脸上就会留下靛青色的花纹,形似乌龟或蝴蝶等。

迪政当村75岁的文面女李文仕说,文面习俗来历有多种说法,有的说是为了美丽,有的说是把文面作为民族图腾,还有的说是防止外族土司和奴隶主掳掠独龙族女人。她年轻时,并不觉得文面美丽,反而有些羞涩。不过老了以后,文面女的皱纹比同龄老人要少,相比起来确实好看一些。

文面30多年后,董寸莲成了独龙族文化传播“使者”。

最初是2000年,她应邀到昆明、香港和台湾等地展示独龙族文化,为期一个月。“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坐飞机,特别激动。”她说。

2006年,昆明著名景区“云南民族村”建设独龙寨,到独龙江乡招聘独龙族员工。董寸莲和儿子熊文华被录用。于是,母子俩来到省城昆明,在云南民族村工作,向游客展示独龙族文面习俗及其他文化风俗。

云南民族村的独龙寨,有一栋传统的篾笆房和一栋更古老的树居建筑。篾笆房里保留了火塘,摆放着弓弩等生产生活工具。虽然每天9点才上班,但董寸莲总是早早地来到独龙寨,打扫卫生,烧起火塘,准备接待游客。

“刚来我们很害羞,听不懂汉话,不好意思跟游客打招呼。”她说。现在,她总是面带微笑,自信大方地和游客聊天,讲解独龙族的日常生活和风俗习惯,有时还开展歌舞表演。她在昆明认识了一些朋友,有空时相约聚会。她也学会了使用微信,经常跟远在独龙江的亲友视频聊天。

去年10月,董寸莲和家人回了一趟独龙江,结果大吃一惊。“家乡都认不出来了,村子完全变了样。”她说,以前村民住的是木楞房、木板房或篾笆房,昏暗狭小、透风漏雨,冬天特别冷,现在家家住上了安居房,公路通到了家门口。村庄干干净净,房前屋后种上了花草,非常漂亮。

李文仕如今在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吃穿住用什么都不愁。虽然年事已高,但她身体健朗得很,能干很多活计,包括烧饭做菜、织独龙毯,有时还上山挖野生药材。对比前半生吃野菜、没衣服穿、住木楞房的苦日子,她说:“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我的晚年比蜂蜜还要甜。”

董寸莲则习惯了城市生活和接待游客的工作。她的儿子熊文华今年32岁,是独龙寨的寨长,已在城里娶妻生子,安居乐业。“我愿意留在这里,给更多游客讲述独龙族的故事。”她说。

标签